【点亮河山】河南省离退休干部“点亮河山之美 共享幸福荣光”原创诗词大赛(二)
时间:2021-02-09 来源:省老干部活动中心


特别奖作品


哦,我的大别山,我的老区

刘康健

  

这是一个

被通红的炉火锻打过的词语。

老区

触摸或与大别山每一块石头,

对话

八月桂花灿然,世界充满馨香

口号,大刀,红缨枪。

火把照亮的山道上

旧世界,已经被打了个落花流水

穿越苦难深重的饥饿。

还有衣不遮体的岁月

发红的眼睛依然高悬在万山丛中

即便是冬天还挂在柿树上。

看着大别山老区,

过去,现在,还有未来


斧头,镰刀。

与石头相撞的一刹

一种叫信仰的红色符号,

破石而出

长成农奴戟的丛林。子弹呼啸。

洞穿五千年黑暗。

大别山从亿万斯年的沉睡中响起。

起来,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老区,血与火催生中,呱呱坠地

包衣。母亲的血。

挂在吴楚关的残阳里西风猎猎。

挥舞成无数面鲜红的旗帜。


秋天。

我陪红军游击队大队长回到了山里

杜庄突围之夜的石碾子还在。

旁边卧着一头似曾相识的老马,

还有白鹅一双。

收获后的大山,

摘菊了。采莲了。

山村空荡荡的,

靠着墙角晒太阳的老人

风烛残年目光中,

似乎还有当年打啊哈的激昂

埋着大头,红孩的衰草。

被岁月的霜打得枯黄。

打红的还有树上的柿子,

像很多只眼

注视着1935年那支驳壳枪

枪口冒出的往事,

如烟,苍凉

秋天,从眼睛里滚落。


跌倒历史粉碎成片。

洇入泥土深处

与红色鲜血凝成的石块,

抱团取暖

一个独立寒秋。

大别山苍凉的脊梁

仍背负着一个民族的希望

哦,正在奋力脱贫的老区孤山冲。

板栗园。五道岭。

天堂寨小妹子唱起了“十送红军”的老腔


一个飘着雪花的秋天。

西征。西征

大别山暗淡无光。

黑手高悬。霸主鞭

被点了“天灯”的赤卫队员照亮的,

还有烧红的铁锅戴在头上,

烧红的犁铧

穿在粗大的脚上。

老区被蹂躏的昏死过去

红28军和鄂豫边红军游击队,

挽起钢铁的臂膀

梭镖。大刀。

戳破了暗夜

一次次的枪林弹雨的击打中,

父老乡亲挺起脊梁。

信仰,如同大别山一样。

镌刻在每一块石头。心灵之上。


时间,

把1927,1934,1938的年轮,

刻在了冰冷的纪念碑上

横,平,竖,直。

却依然滚烫在尸骨堆里,

在军号声中。

往事躺在鲜血里吟唱,

有些粲然开放成

花朵。旗帜。

高高飘扬在大别山的每一座山岗。

或者变换成老区今天的模样。

铁鞋走过的每一个弹孔里英雄下夕烟。

稻菽千,重,浪回来吧。


回到老区来一趟吧

沿着布满弹壳和党史的山道,

穿过弹洞前村的壁。

推起那个沉默已久的碾压过红米饭的石磙,

往历史的深处走一走

你会看到老区母亲干瘪的乳房

白发苍苍的山岗。

永远不会弯曲的脊梁

在他们的面前举起你的手,

宣誓老区如何脱贫。

良心如何安放。

能够,往那只有缺口的大碗里,

盛上一些从泔水桶里捞出的剩汤。

毕竟,大别山贡献的是带血的头颅

而我们享受的却是新时代的阳光


记住吧。

我的大别山,

我的老区

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老区

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老区人民

震古烁今,平语近人啊

最好是赤着双脚,

在老区的土地上

感受久违的铁血,

滚烫,与烧灼

灯红酒绿中麻木的神经,

是否还能感知

信仰在身体里开花的悸颤。

子弹钻入脊骨的疼痛和畅快。

带着你扔掉的灵魂一起来吧。

就像补天的女娲一样,

纵身一跃跳入老区的缺口。

成为石头。

血肉筑起我们新的长城。

跪在老区面前叫一声白发亲娘!




时光 翻阅着中原的简史  

 丁济民  

柔风把太行山棋子般山峰上空的星子摇落

古老而嬗变的土地在梦里也滋滋抽芽

走近中原醉美的人文风物

山石敬献多情的花朵,光阴飞逝着剥落

大山悠远亢奋的旋律踏响了一个星系

昂扬的节律噪醒了一个个蛰伏的部落

石缝下的小草铺成平平仄仄的绿锦,鸟儿在笑

草浪擎起了高天,擎起了一个个季节的符号

曾经凝固而板结的梦想在新时期恣肆地开花 

阳光诵读着邙山众多的人文的遗址

浸染着仙风神韵的中原

蓄满了千里春潮,笑纹斑驳 

季节的壳上燃烧着昂扬的激情

古韵新词镀亮了几多远去的光影逝波

而每一处往事的情节都探出头来

漫延猛涨成势不可挡的斑斓暖色 

崖上跑偏的季节风,一定捆绑了

太多的沧桑,鹰隼逡巡,叼一丝

深不可测的空旷。散步的朵朵白云

插进令人眩晕的蔚蓝,锦绣了天际

用季风也能读懂的方言

阅读这里浅浅而又幽深的秘史

阅读阳刚而仁厚淳朴中原人的性格

此刻,简约越过了世间的滚滚红尘

一爿新版的豫州,正在一幅风景画里静卧



五律  参观大别山乡村会客厅

苏松梅

轩堂多敞阔,水草绕阶丰。

待客奉香馔,读书倚老松。

露台翁钓月,竹苑影牵风。

僻野谁言陋?村成锦绣宫。


责任编辑:

Baidu